苏泠泠

泠泠七弦上

岁月神偷


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/晴时有风阴有时雨

十月的曼谷还在吹着潮热的风。
淋漓而下的大雨把街道洗刷的干干净净,那些凹凸不平的小水槽折射出广告牌绚丽的光影,像极了某个知名动画里的场景。
bas撑着一把透明雨伞坐在公交车站的长凳上。
他在等最后一班车载他回家。

说来也奇怪,直到现在他都没去考个驾照买辆车。每次粉丝问的时候,他总说 P’ oh会接他,P’kim会接他,就连cop现在都常常来载他了。

他只是个小孩子嘛。

尽管他的身形已经变得纤长挺拔,也慢慢开始在电影里出演硬汉,反派,为人父兄,可是在大家眼中,他还是那个小孩子。那个一双澄澈的眼睛望着你,让你没办法拒绝的小孩儿。

没办法嘛,只能宠着他喽。

风夹着雨滴斜斜地从伞下打到bas身上,打湿他的白色T恤的袖边。半透明的袖口贴着肉,传来久违的凉意,猝不及防地将他带回了那个十月。

在异国他乡,在一个曼谷没有的季节里。

十月的秋风打着卷儿地把瑟瑟凉意塞进他单薄的外套里。围绕一圈又一圈的粉丝和镜头把他和那个人层层隔开。
他看着那个人和粉丝亲切的打招呼,自然的挥手,展现出礼貌又温柔的笑容,突然就不开心了。

怎么回事嘛?我还在后面呀。

他在后面心不在焉地走着,拉着P’tee的衣角,耷拉着脑袋,像一只丢了心爱的毛线球的小猫咪。在听到某个粉丝嘶哑的向那个人告白的声音之后,悄悄向那边瞥了一眼顺便翻了个白眼。

他才不喜欢你。

所幸航班到达的时间很晚,粉丝们在看到人平安落地之后也早早散去准备回家睡个好觉。
bas迷迷糊糊地牵着P’tee的衣角上了来接他们的车,正准备顺势在P’tee旁边坐下,却被P’tae推到了最后一排。

什么人嘛?真是小气又霸道。

bas刚在最后一排乖乖坐下,就被那个人揽到怀里。温暖的木质调的香水味道从他身上传来,是清冽的雪松和深厚的檀香,比P’tee用的骚气的龙涎香好闻多了。

冷不冷?那个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
bas不想说话,却把身体向他的怀里蜷缩。他的温度,他的心跳仿佛为这个有些清冷的秋夜点燃一束火光,温暖又明亮。

车慢慢地向酒店驶去,耳边是P’Kim和P’tee欺负cop的声音。bas在那个熟悉的怀抱里沉沉睡去,想着等他感冒好了,也要一起欺负cop。

谁让他那么软软的,一看就很好欺负。

汽车鸣笛的声音在耳旁炸开,将bas中回忆中拉扯出来。雨还在下,车辆行驶的速度渐渐减缓,看来末班公交一时半会还来不了了。

那个最常来载他的人此刻正从车上下来,一步一步踩着雨水走到他身边,从他的手中接过雨伞,像排练过无数次一样熟练地把他揽进怀里,掌心的温热穿透湿润的衣袖和冰凉的皮肤,直达他的心脏和中枢神经。

P’god,今天也好爱你呀。

评论(2)

热度(44)